阮桜丶

这里是阮桜!

主混第五和ut

目前有着自己的AU:Aircarft Carrier Tale

辣鸡文手求勾搭qwq

请老天赐给我一个绑定画手吧!

b站和老福特同名,虽然也没有人想加我

CVA_Tale要大改啦!

连名字一起改的那种.......

贴吧里的审核员提出了很多写的不对的地方,深受启发决定大改!

我相信我可以做到的!

【杰裘】入戏太深

呼——前个星期手抖把备忘录删了,这个星期终于补好啦!

@一叶爱裘克(喜欢稻草人先生) 的梗哦qwq

私心把自己带了进去......裘裘的助理小姐什么的……请小可爱不要介意啊!

很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,而且太久没动笔性格什么的都把握不住qwq

ooc预警!错字预警!烂文笔预警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嗯,好,我知道了。”裘克放下自己的电话,烦燥地看着自己的脸被化妆师抹上一层厚厚的粉底,转头询问助理,“再和我说一遍剧情......我警告你,以后再不经我同意接剧本可没这么幸运了!”

一旁的助理被吓得一哆嗦,要知道这位前影帝一直都是喜怒无常,自己也算是比较幸运,竟然没被当场炒鱿鱼。“哦!这是一部耽美剧,剧情是这样的......”

听完剧情后,裘克并没有在意“耽美剧”这三个字,反而更在意和自己合作的另一个男演员是谁。“喂,那个演男主角的人是谁?”化妆师终于把妆化好,裘克也转过身看着助理问。

“啊...是——”

“是我。”

助理的话还没说完,门口处便传来一道男声。裘克把目光投向那边,细细打量着来人:“是你?今年的影帝?”

“正是。”杰克笑了笑,不客气地走到裘克旁边的化妆位坐下,任化妆师用化妆品给自己上妆,而他的助理也走到裘克助理的身旁不屑地看了她一眼。“能和前辈一起拍戏还真是我的‘幸运’啊。”杰克依旧微笑着说出这句话。

“哼,如果你是想炫耀把影帝的位置从我手中借走,那就别假惺惺地说这么多话!”裘克把手中的剧本往后翻了一页,“今年的皇位,还是我的!”

“前辈还真是自信过头了呢。”杰克因为正在化妆的缘故,目不斜视地说出这句话,“一切事物,都不能在未开始时下定轮,对吧?”

两位助理小姐,甚至可以看见他们之间的火花,尤其是当杰克化完妆和裘克对视的时候,他们的争锋相对完全的显现出来。杰克的助理想学着杰克对裘克助理挑衅,但却看到了裘克的助理眼里的......星星眼?

看来裘克的助理有些“搞不清楚情况”啊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一部古装玄幻电视剧......”裘克已经换上自己的戏服——一件张扬的红袍,一边翻阅着剧本,一边将棒棒糖塞进自己嘴里,“还是耽美剧……”

突然想起了什么,裘克抬眼看向站在一旁的助理,问道:“我是要和杰克合作是吧?”“额.....是的。”助理小姐对着裘克点点头,嘴角暗暗划出一抹笑意。

“我不演了!”裘克重重合上剧本,气的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。一旁的助理小姐慌张地劝着裘克:“裘克先生,现在都已经要开拍了,突然退出对您的名声不好啊!而且......”

杰克刚刚换上自己的黑袍,想去剧组看一圈,就发现了坐在长椅上闹脾气的裘克,但也只是远远的看着。看到他嘴里的棒棒糖忍不住笑出了声,但也是觉得这件红袍很适合他。

听见熟悉的笑声,裘克不爽地转头,果然看到了站在那边的杰克。这时的杰克已经慢慢走了过来,但走到裘克面前就停了下来,依旧挂着温和地笑容:“裘克先生,这是认输了?”

“呵呵……不可能!”这回,棒棒糖的碎屑也被裘克尽数吞下,把糖柄从嘴里拿出来,裘克不及形象地对杰克比了一个中指,“这部戏我就算再恶心也要演下去!”

“好啊,那我等着你。”杰克微微把腰弯下,让脸更加凑近裘克。两人的视线再次碰撞到一起,但杰克的助理明显感觉到了杰克的眼神里多了些什么。

而裘克的助理的眼里依旧是星星眼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裘克!你不需要这样!”看着站在悬崖边上的裘克,杰克的眼里露出罕见的担忧和恐惧。

裘克饶有兴趣地看着杰克,依旧带着张狂的笑:“哦?真是稀奇,你竟然也会害怕!”笑声从他嘴里流露出,脸上的疯狂神色没有减少半分。

“已经没有办法了!”裘克有些声嘶力竭,慢慢往空荡地崖边推去。杰克快速跑去,但他的速度没有裘克快,当他到达悬崖边,裘克已然纵身跃下。

“不!!!!!”

导演喊了声“咔”,工作人员们用威亚把裘克从下面拉上来,裘克的助理马上走上前帮裘克理好衣服,递给裘克一瓶水和一根棒棒糖。

“今天拍的累死了!不过好在今天已经没有我的戏份了!”裘克伸了个懒腰,把棒棒糖塞进嘴里,“助理,我们去吃饭吧!”

杰克怔怔地望着裘克远去的背影,无法克制地将手放在胸口心脏的位置,那边有着一丝抽痛。有一件事,杰克从来没有向别人提起过:这部剧,他不是在扮演一个角色,而是把自己代入了进去。

一开始只是想在演技上胜过裘克而已,但越到后面,入戏地也就越深。今天这场戏让他更清楚知道——自己爱上裘克了。

助理发现杰克的情绪不太对,只能出声提醒:“杰克先生,该去拍下一个片段了。”

“嗯,好的。”

既然已经爱上了他,那我就一定要让他和我一起沉沦......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这是一个饭局,杰克微笑着看着每一个人,而真正在意的只是对面真正和导演交流的裘克而已。

杰克不明白,自己明明暗示了这么多次了,裘克为什么都无动于衷。无论是戏里还是戏下,对自己都是不冷不热的态度。说实话,杰克的追求对于那些小姑娘很有吸引力,但是放到一个同性声上就有些勉强了。

酒过三巡,剧组里的大家都放开了拘束,大声地说说笑笑。裘克却没有加入进去,一杯一杯的喝着酒,突然间感觉到自己被人从座位上拉出来,然后被带出了包间。

杰克拉着裘克出了包间,心里无缘无故地升起一股难受,看着他今天喝了这么多酒,是不是因为某个烦心事呢?那是不是因为——他喜欢的姑娘呢?

“喝这么多酒,对身体不好。”杰克的声音很沉,就连他自己听到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发出的声音。裘克皱着眉,不满地嚷嚷:“啧,我还能喝!让我回去!”

“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呢……”“不灌醉我自己,我怎么让我忘记我喜欢上杰克这件事!”

杰克觉得,空气在一瞬间凝结了,自己的手都在因为兴奋而颤抖着。看着这张朝思夜想的脸,轻轻说了句“我爱你”,然后温柔的吻上去。

“看吧看吧!我说的是实话!”躲在一旁的两位助理小姐已经把所有的事都看得一清二楚,裘克助理眼里已经是星星,“啊——配一脸!不枉我牵红线啊!”但在两人亲吻的关键时刻,杰克助理却伸出手把身旁人的视线挡住了。她不顾身旁人的控诉,对着杰克的背影笑了笑。

“祝幸福。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看着外面的一片闪光灯,裘克不满地翻了个白眼。杰克看出了他心里的紧张,揽住自己爱人的腰,给予他一个安慰的眼神,然后两个一起走下车。

走了这么久的红毯,裘克从来没紧张到这个地步,闪光灯被杰克挡住了,竟没有半分落在他身上。

“要不,我把今年的影帝让给你?”杰克含笑对裘克说,而迎来的是裘克的瞪眼:“滚!”

帮忙转qwq

墨鹄_想约稿了解一下:

这里是一个新建的au作者讨论群!
20个人招满就闭群
欢迎各位创作者进群共勉!
因为要审核,所以先加我qq!
772940566

这里是阮桜!(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阮阮、桜桜、阿阮、阿桜等等)

现在写文的范围只在第五和ut之间,说不定以后会增多呢

第五是杂食党,主吃杰裘;ut原版吃的是cs,屠杀组赛高!

属于inkerror、芥末番茄、cream可逆不可拆

欢迎来找我闲扯qwq我很好相处的

手上有自己创作的Aircarft Carrier Tale,好希望找个绑定画手QAQ

目前在写车的边缘线试探,说不定哪天就跨过去了呢

自我介绍就这么点啦!欢迎来找我唠嗑(虽然开学弧长)

占tag抱歉

没错!我阮汉三又回来了!(划)

事情已经解决好了!我又可以开始继续产粮了!

那么来一次点文吧,你给我cp和梗,我来写

其实可以试试写车(划掉!!!!!)

文笔极差,还ooc,而且开学了弧长......

像我这种辣鸡文手是永远写不好文了qwq

【SCS】无限循环

是写给自己自娱自乐看的qwq

应该是chara攻sans受,但是我的文笔写出来应该是攻受无差

果然我还是只能吃cs,fs太勉强了(躺平)

ooc预警,错字预警,瞎写预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100次死亡

笑着,挥舞着手中的匕首,眸中的杀意已经不需要刻意去掩饰。衣襟上的尘埃在一次次的被砸向地面后逝去——就如它们的主人一样。

左侧一根白骨从地下刺出,把整个胳膊都定在上边,艳红的血液顺着森森白骨流下,血腥但是瑰丽。

血量已经告急,轻笑几声,当着sans的面将雪人的雪块塞进自己的嘴里。看着面前骷髅阴沉下来的脸色,愉悦地挑眉。

“怎么了?不过是个蠢雪人,竟然还傻傻的将自己的身体奉上。”Chara的眼中闪过鄙夷,将剩下的雪块尽数吞入腹中,再一次向sans攻去。

看得出,他累了,Chara痴痴地笑了声,趁骷髅闭上“眼睛”时一刀砍下……

听见身后传出的声音,确认sans已经化为尘埃,Chara握着自己的决心读取了一开始的存档。



第1次读档

sans感到有些不对劲,面前的人类明显不像是第一次遇见自己的招数,但除了模糊的记忆——自己杀死TA的记忆,也没有别的了。

大批的龙骨炮发射出激光,看着这个肮脏的兄弟杀手,并不打算给TA些许“仁慈”,但却是心力交瘁。

多么希望可以睡上一觉,然后发现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……

再次睁眼,却是看见了人类疯狂的笑容和胸骨上的刺痛。

“Papyrus……Do you want something?”



第100次读档

“你认为这很有意思吗?”sans脸上的笑容依然不变,但心里却是异常讽刺。

“当然很有意思啦,sansy……”避开一大串从地面刺出的白骨,Chara笑着回应,灵巧地来到sans身边。

“你会永远呆在这里,永远和我战斗,永远只能见到我一个人,永远只能和我说话……”

“你会、永远、和我、在一起……”

看着sans第一次在自己面前露出慌张的表情,Chara又笑了,不顾地上的白骨和空中的龙骨炮,甚至不去使用物品维持自己极速下降的血量,抱住了眼前的骷髅。

“你、是、我、的……”

call爆你哦qwq

弒魂:

今天先更CVA!Sans好了(@_@) Icy!Sans的话....我想要画个漫画(´-﹏-`;)所以下礼拜再來好了!!

P2是贺图绘图过程(*´∀`)20粉来得太突然啦Σ(゚Д゚)

艾特一下儿子超帅的 @阮桜丶 大大,感谢等待!!让你久等了!!下次可能会更Deter x Tender的刀......阿呸!!糖喔!!希望憋得出來啦(・_・;)

以上!!

希望新英语老师不要刁难我qwq开学考考出可以入眼的成绩

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鹤识先生:

转发这张众多老师亲自当托的丹顶鹤,你将受到欧皇远程加持,一周之内必有惊喜
心诚则灵,一次不够就多转几次

【Icy!sans】关于Icy

*Icy!sans

*也可以叫他“Icy”

*在失去了爱人和弟弟之后,他一度崩溃,开始的情绪波动较大,但经过时间的推移,情绪渐渐易控

*曾经用钝器自杀,本来应该死去的他出于某种特殊的原因“活”了过来,但是胸骨上留下了伤疤

*醒来之后,发现航母里已经空无一人、尘埃满地,然后偶然发现了自己可以穿越AU的能力,这种能力使用一次会榨干他身体里所有的魔力,而且恢复缓慢,所以更多时候还是喜欢待在航母里

*很冷静,但有时候过于冷静了,如果有人死在他旁边都会无动于衷(或许说是冷漠?)

*学会了抽烟喝酒,该庆幸骷髅没有器官,不然他早死了;也因常嗜烟酒有些性冷淡

*左眼依旧紧闭,但就算不睁开还会有淡淡地灼痛感;一条血色痕迹变成了两条,以后或许还会增多

*在他失去一切的时候,深水最为很好的“帮凶”使恐惧上升了一个层次,他至今畏惧深水,不管是什么形式

*比较嗜睡,睡觉必须抱着抱枕否则无法入睡(他自己有个胡萝卜抱枕),也因为这件事被嘲笑过

*很容易睡懵,每天早晨醒来的一、两个小时内都会很听话,比较接近以前的模样

*会吃一些小零食,比如说包装豌豆、水果干、蜜饯之类的

*身体很敏感,拒绝别人触碰他;讨厌别人(尤其是陌生人)对他提出恋爱/性爱有关的事

*带兜帽的黑色卫衣,有些短,会露出一小段腰骨并且习惯带着兜帽、黑色长裤,比较宽松,把腿骨(包括脚骨)全部遮住、不喜欢穿鞋,如果必要的话会穿上黑色帆布鞋,当然了,鞋子会被裤脚遮住

*戴着长长的黑色围巾,遮住下半脸、左手的小拇指戴着银色的戒指,好像有什么特殊寓意

*至于为什么这么喜欢穿黑色,是因为他认为黑色比较像丧服

【Icy!sans】是在和亲家聊天的时候的脑洞产物

当时在和@墨鹄_想约稿了解一下 聊天,然后亲家说“如果deter爱上了tender并放下了执念就会融化”

我就把这个儿子创造出来了【草率】

这是他的背景故事,一会儿把他的设定放出来qwq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亲爱的?”Tender叫了叫自己正在发呆的恋人,放下手中的船桨,让小舟浮在水面上,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

Deter回过神,认真地盯着面前的Tender,难得的开口:“甜心,我想......我不会再回到我的AU里了。”

“我会留在你的世界里,以伴侣的身份和你共度余生。”Deter看着Tender因为惊讶和害羞而变得绯“红”的脸,和他吻在了一起。

在那一瞬间,Deter的“执念”消失了——这代表着他也会跟着消失。而Tender只能震惊地看着面前的爱人开始融化。

“亲爱的——”Tender慌了神,在原地愣了一秒,手骨伸出,想要想往常一样抚摸对方的脸颊,却只是徒劳。

忘记了自己还在小船上,身体前倾,没有拥抱住Deter,反而穿透了他的身体,整个人掉进了水中。

骷髅,是没有肺部的,对吧?那为什么还是能感到窒息?

视线慢慢变得模糊,这是溺亡的前兆,并没有抵抗,任由水压将自己沉到水底,但一抹刺眼的天青色却让Tender心头一滞。

“Papyrus!咳咳.....”一把拉住天青色的披风,头骨浮出了水面,右手顺势拉住船沿,剧烈地咳嗽。

衣物黏在骨头上,平常轻薄的披风被水浸湿后格外的沉重,嘴唇上温暖的感觉已经被冰凉的水稀释殆尽。

转过身体,爬上船站起身,怔怔地看着手中正在分解的披风,从角落开始慢慢地化为尘埃。

一阵头晕目眩,无力地跪倒在地,墙上的回音花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安静异常,似在为谁默哀一样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......”几滴泪落在干燥的船身上,猛得抬起头,以前紧闭的左眼已经睁开,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

笑声慢慢弱下去,默默低头感受着愈发强烈的灼痛感,视线移向了一旁的船桨。

手骨伸向船桨,调转到它的钝端,向着胸骨刺下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嗯,这就是我的故事。”你面前的骷髅点燃了手中的香烟,抽了一口,“真是个懦夫,对吧?”

口中吐出淡淡的白烟,那个失去了所有,本应该死去的骷髅将半脸埋进漆黑的围巾里,睁开的右眼里是无法打破的坚冰。

“我叫Icy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